当前位置: 首页德育天地银杏文学详细信息

我愿做你的小鸟

发布时间:2023-03-03     访问次数:3261     信息来源:2001班 刘欣宇     【字体:   下一篇

  • 2001班  刘欣宇

     

    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分别只在一瞬间,却定格成永远。我总是以为,时间会将裂痕注满,却不想它只是隐藏在隐秘的一隅,—动,便痛彻心扉。

    星月流转,无数次午夜梦回,只能在梦中匆匆相见。思你,忆你,念你,无数次回望过去,空余无数次怅然若失。

    初见时,我约莫五岁,妈妈带着我我见到了你。在年幼的我看来,你颇有些憨态可掬: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叔,脸上总挂着和蔼的笑容。我痴迷地看着墙上挂着的书法作品,惊诧于如此其貌不扬的胖大叔竟能写出一手秀丽流畅的好字。是你第一次教会我怎样握毛笔,我永远记得,你粗糙而温暖的大手,包裹住我的小手,就像鸟儿用羽翼温柔地裹住它的小鸟,一笔一划,无比缓慢而认真,写下一个“人”。后来我才明白,令我悸动的,从不是毛笔与宣纸的摩擦,从不是雍容雅致的字迹,只有那一份专注,—腔温情。

    自此我的童年,我的人生,翰墨点染,墨香氲氤,哪怕有一天我忘却了所有,也忘不掉那水墨的魂,那纸笔相触时的点点温柔。  

    第二年,来了许多新同学,我意识到你对我的关心似乎少了一点,便有了被冷落的怨怼,以至于越想越气,越想越委屈,最后竟抽抽嗒嗒地哭了起来,你急忙跑来。“你是不是有了新同学,就不喜欢我了?”我由开始的抽噎变为放声大哭。你无奈又好笑,只得摸摸我的头:“我永远都不会不喜欢你,不要哭了,好不好?”你笨拙地用纸巾揩去我的眼泪。你是我的师长,更似我的父亲。在我的童年中,父爱是遥不可及的,父亲自我出生起便在西安参军,一年到头难以相聚。人人都道父爱如山,深沉厚重,可我却没有机会体会到。是你教我读《论语》,读《弟子规》,是你教我下棋,包容我无数次悔棋。你说诗书可以明心,国学可以启智。是你在我的内心,根植下了一粒文化之种,让我明白了什么是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。

    现在想来,我幼时当真是拙稚而天真,也许稚嫩青涩不再,也许天真已经永逝,但那淡淡的书卷气,那字里行间逸散出的千年神韵.与你的慈爱一起、早已融进我的生命。

    后来,有一段时日不见,我有时会站在你的门口,期待着你能开门,但回应我的,只有凉风习习,院子里的香樟落叶,在地上刮擦出声,也刮擦着我不安的心。再见时,你憔悴了好多,脸色黑黄,说话还是那么随和,却有些含混不清。最令我痛心的是,你的右手已几乎不能动,要知道,这对一个靠写字为生的人是多大的打击啊!但我从未见你脸上的笑容变过,即使抽着最便宜的烟,穿着一件破旧的夹克,那份随和与亲切也从来不变。再后来,我竟在你这里遇见了分别很久的同学,一时间话多得说不完,你佯装生气地走过来,高高地举起戒尺,又轻轻地落下。你说:“你们两个小东西,真像叽叽喳喳的小鸟。”我偷偷地笑开,如果可以,我愿意永远做你的小鸟,依偎在你粗糙温暖的掌心,就这么懒懒地窝上一辈子,再也不飞出去,你的羽翼会庇护着我,疾风骤雨不着丝毫。

    有你在,漂泊的心也会有安靠的港湾,宁静随和,是时光化不去的暖。

    后来的后来,忽闻噩耗之时,你已全身浮肿,病态的灰白布满全身,艰难地靠着呼吸机维持生命。而我学业繁重,竟未抽出一刻看看你。再见,你已沉静而安详地永远睡去。不舍,不舍,当真不舍!死别原来令人如此痛,痛到不能呼吸。好多时候想起你,会控制不住地大哭,有时候吃饭,夹一筷子甫一塞进嘴里,眼泪就无声的落了下来,咸涩又苦楚。

    两年时间弹指即过,我本以为悲伤会弥散,却不料偶然点开你的微信,一切停留在两年以前,最后一条动态,是你与孩子们开心笑着的视频。看着你熟悉的亲和的笑,刹那悲伤满溢,几分怅惘,几分留恋。

    你说过,不要我哭,我会做一个坚强的人。小鸟失去了依靠,我也失去了那片可以栖息的港湾。

    如今的小鸟,已不再柔弱,它终会从你的掌心飞出,去往属于它的一片天空。我知道你用羽翼护着小鸟,但也希望总有一天它能成长,不再迷茫,不再孤独。

    你的愿望,我会以生命之重来报。

    小鸟终会成为雄鹰,我会带着你的话向前,一直向前,永不停歇。我知道你会看着我,不是孤冢一座,而是天上永恒的星。

    不舍,不舍,我真的不舍。你是师长,更胜父亲。我无比眷恋你的羽翼,却不得不乘风而行。

    如有来世,我还愿做你的小鸟;如有来世,我希望你幸福安康。

    愿天堂没有病痛——永远的,你的小鸟。

     

    此文获第十九届叶圣陶杯作文大赛省级一等奖,并取得参加全国总决赛的资格。

    指导老师:伍红帅

     
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